下载手机端APP
立即登录 | 免费注册

股票配资

[可靠的配资网站]身为900家公司股东的70岁单身大爷,34年不花一分钱却过得

在日本,就有个大叔拿着900间公司股份,却没有过上环游世界、肆意挥霍的生活,反而一毛不拔,靠“白吃白喝”过日子。他就是桐谷广人大叔。

第一次来到桐谷家,导演就被堆积如山的东西震撼到了。
然而这些东西,全部不要钱。皮鞋、电器、厕纸,随便节目组翻到哪样,都是大叔入股的公司寄来的礼品。
就连家里吃的大米,都是参股公司寄来的。10公斤一袋,收货的时候可沉呢。

有的大叔甚至已经想不起是什么东西,哪家公司寄来。
唉,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朴实无华且枯燥。
除了礼品,桐谷大叔利用股东福利“蹭吃蹭喝”的经验可多了,所以节目组对他进行了贴身跟拍。
清晨,大叔刷着入股公司赠送的牙刷,开始美好的一天。
接着,他便开始一天的工作——在股票市场里兴风作浪,挥斥方遒。
中午休市,桐谷也匆匆停下,来到新宿一座摩天大厦,在这里的高层餐厅吃午饭。

大叔今天点了一份刺身套餐,日式的味道始终是他的至爱。
如果买入该餐厅所在集团约9万日元股份(相当于人民币5800元),一年可以得到4千日元(约人民币260元)的餐券,所以大叔这顿饭也不用钱。
然而大叔表示,当时买入它家15万日元股票(人民币约9800元),现在跌了近四成。

在这里吃饭,也算是一种少少的安慰吧。
在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个概念,日本股票市场有一个“股东优待制度”,当股东购入某个数额的股份时,企业会回赠商品或礼券给股东。
举例日本全日空公司,如果你买入它家16万日元(约人民币1.04万元)股票,可以享受年内两次单程半价的飞行优惠。
在日本,近四分之一的上市公司都有股东优待制度,数量近1050家,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持股600多家的桐谷大叔,也因此赠品堆积如山,到哪都能白吃白喝。
午餐过后,桐谷大叔从容地打开优待券专用袋。
字典厚的那么一叠优待券,别人可能会乱花渐入迷人眼,然而桐谷却能准确地掏出今天要用的那一张,潇洒地交给店员。
这种从容又朴实,隐隐中闪耀着财富光芒的行为,小编认为只有广州房产证大爷可以与之切磋切磋。

午饭过后,大叔骑着他用优待券买的单车,一路疾行,风吹起了他用优待券买的外套。
但是他从不回头,坚定地回到家里继续炒股。
回到家中,大叔不知在哪拿了个木箱,把电脑垫得高高的,并表示他需要认真看股,让节目组在三点前,不要影响他。
三点十分,节目组稍稍往前打听。
大叔淡淡地表示“今天的股值大概增加了100万左右。”(注:约人民币6.5万元)。
唉,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朴实无华且枯燥。
别以为三点过后,桐谷大叔就会进入省电模式。用股东优待券的男人没有休息。
特别是股市休息的周六、周日,那才是桐谷大叔的优待券战场。这天,他会为了用尽优待券,进行十小时不间断的魔鬼行程。
首先是中午时分,桐谷大叔会先吃一顿午饭做brunch。
午饭过后,便是结账。代金券一般500日元为一张,且不设找零。
桐谷叔在大量的实战当中,积累了丰富的整数点餐经验,已经可以实现刚刚好够数,又不用多掏钱。
一分不多,一分也不少,才是他的薅羊毛美学。
接着事不宜迟,马上赶到下一个目的地。
一台普通的自行车(股东优待券购入),被桐谷骑出了法拉利般的风驰电掣。
下午一点,桐谷大叔来到歌舞伎町。
他在这里的娱乐城投了股,每年可以享受72次免费保龄球。
运动过后,桐谷大叔再次骑车,又去到了上野区的东京国立博物馆。
只要购入14万日元(约人民币9100元)股票,就可以获得年间免费通行券。
大叔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在艺术的海洋里熏陶了大约15分钟。
也许有小伙伴会问,那不累的吗?那不如卖给别人?
不不不,在大叔眼中,“不用的优待券就是废纸”,让优待券变成废纸的行为绝不原谅,这是属于他的羊毛美学。
下午3:45,桐谷大叔又去了神田区。
他进了一家网咖稍作休息,因为买了网咖所在集团的股份,每年会有3000日元(约195元)的优待券,所以偶尔会来给他们一点生意。
在被按摩椅震个不停的过程中,大叔边震边告诉工作人员:
如果把优惠券卖出去,是要折价才能变现。作为一个睿智的投资者,他认为并不划算,因此他会抓紧股票休息日,把优待券拼命花光。
下午4:55分,大叔到达银座,准备看五点钟的电影场。
看这完美落地和对时间的精准把握,不愧是拥有900家股份的股东,对时间总是分秒必掐。
接着,桐谷叔便连续看了两场电影,由于地方不同,中途还又骑了一趟车。
晚上九点,大叔终于散场出来。
节目组关心道“你今天跑了很多地方”,大叔表示确实有点累,就简单去秋叶原吃个鳗鱼饭好了。
经历了连轴转,在骑车前往秋叶原途中,大叔也只是不经意间地超过了旁边的年轻人。
别看叔已经70岁了,身体可是杠杠的。
据他回忆,18岁他参加了将棋联盟的马拉松大赛,连胜五年。到了第六届……因为他从无敌手的缘故,再也没有第六届了。
到了秋叶原吃鳗鱼饭时,大叔竟然遇到一个大危机!
在他选的餐厅里,蒲烧鳗鱼饭只要3000日元,而大叔想点的鳗鱼重套餐要3300日元。
300日元!整整300日元!是要美味还要划算的两难选择,是对洁癖羊毛党的严重挑衅!
最终,大叔还是选择了3000日元的蒲烧鳗鱼饭,完美守住了作为羊毛党的尊严。
饭后他表示,“比起自己掏钱,还是用优待券结账,感觉更好吃。”
最终,大叔今天拿出了9900日元(约人民币644元)的优待券来用,自己没有补贴任何一分钱。
同时行走距离也相当高,走了43.5千米,东京圈半径才70千米。

也许大家也很好奇,大叔为什么会走上羊毛党这条路。这当中啊,也有一番缘由。
那年,他还是一枚小鲜肉,当着职业棋手的工作,在棋局里见天下。
那些年。经常有证券公司请他们去当围棋老师。
当时倒茶的小姐姐很漂亮,说话又那么好听。于是渐渐反过来,他跟着证券交易员学起了炒股。
因为理财有道,五年间资产就达到了2亿日元(约人民币1300万元),江湖人称“理财棋士”。
特别是2006年1月23日,桐谷先生说他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。
那天的收市结算后,他的资产达到了3亿日元(约人民币2千万元),那是他人生的巅峰,那是他美好的春天。
然而不久之后,LIVEDOOR爆出财务造假,社长堀江文贵被捕,导致日本股市连锁式暴跌,桐谷的资产也被缩水三分之一。
之后又再遭遇2009年的金融风暴,雷曼兄弟公司爆雷,资金再缩水到只剩下一亿日元(约人民币700万元),真是闻者伤心,听者流泪。
但是对于炒股的人生,桐谷先生无怨亦无悔。

股票资讯 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点文章

问题解答